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cdmxhj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我在洪荒穿越了诸天》最新章节。

“而后现在魔祖永恒大自在天魔崛起,行翻云覆雨的无上手段,联合西极佛‘门’和许多势力和太一‘门’展开正式战争,而此时太一‘门’依旧不识天时人心,徒劳顽抗,而太一‘门’主东皇太一在最后决战之时,接连使出诸般卑鄙手段,结果反而让情癫大圣释永信在战斗时极其关键的突破,获得了天下无敌的力量,而后至此太一‘门’大势彻底崩溃,现在太一‘门’的余孽已经被魔庭剿杀的差不多了。”

姬轩渊一脸兴奋,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,正好喜欢听那些慷慨‘激’昂的大历史,而魔‘门’从人人喊打的逆贼魔头,一举逆袭成为天下霸主的历史,无疑让他着‘迷’无比,现在说来,仿佛已经将自己代入诸多魔祖和情癫大圣的角‘色’中,行那挟着无匹大势痛快击溃反派太一‘门’的yy当中,但正值‘激’动的姬轩渊却没有看到立项书那颇为复杂的神‘色’。

“成王败寇,胜利者粉饰历史,污蔑对手,古往今来都一样!魔庭所说的历史,你不可多信,太一‘门’史承太古,是太古神兽之王始勾神传承下来的一脉,太一‘门’的‘精’神和责任只有一个,那就是代替远征星河的始勾神守护这个世界,悠悠万载下来,太一‘门’为这个世界存续所流下的鲜血已经无法计算,每一次灭世灾劫,都有太一‘门’的前辈英烈的壮志牺牲,才换来了这个世界的存续,但万年之后,人事全非,昔日‘精’神和荣耀已作古……”

立项书淡淡而语,将太一‘门’万古的历史讲述出来,语气中有着一抹无法抹去的沧桑,姬轩渊听得极其入神,虽然他有点不信,毕竟官方都宣传太一‘门’是大反派了,老师一家所言又算得了什么,但这般说的有板有眼的秘闻还是很吸引他的注意力。

“……然后太一‘门’正式溃败了,祖庭之地被情癫大圣的擎天神棍轰崩,魔庭大军漫山而来,天地之间处处喊杀,太一‘门’惨存之人仓惶而逃,而这个时候,消失许久的太一‘门’‘门’主东皇太一回归,以通天神功暂阻追兵,而后用名为周天星斗大阵的逆天之宝将残存‘门’徒尽数收了起来,而后寻觅了一个偏僻之地休养生息。”

娓娓叙来,太一‘门’的起因,太一‘门’的辉煌,太一‘门’最终的没落,都在立项书口中道来,这是一段很漫长的历史,曾经的不灭的荣耀和‘精’神,兴衰枯败皆在于此,不自觉间,姬轩渊就听痴了,比起魔庭官方那宣布了历史,立项书口中的这段历史实在是太真实了,真实而沧桑,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,而此时立项书还没讲完。

“但这并不是结束,东皇太一并不甘心,也许他曾经心灰意冷,但在魔庭之中最强的那位现代魔祖飞升,魔庭陷入争权夺利的内斗之后,他又觉得有希望了,他开始谋划反攻魔庭的计划,他用尽许多方法,试图获得能够抗衡魔庭的力量,经历无数艰难险阻成为太一‘门’‘门’主的他,是世间绝无仅有的惊采绝‘艳’之辈,他想出了许多个方法,而其中一个方法,名为星宿神魔速成炼制计划,你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计划吗?”

被立项书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一扫,姬轩渊不知道为何有点口干舌燥,而且他现在也觉得有些古怪,老师对太一‘门’的历史知之甚详那就算了,为何他对太一‘门’“现在”乃至于“未来”的信息都如此熟悉?

“也罢,对你我也没必要卖关子了,很简单,东皇太一以逆天手段,将自己的灵魂血‘肉’分裂出来,形成一个全新的个体,而这个个体不知前尘,不知自己诞生的因果,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,只是懵懂的活着,而后在太一‘门’中寻觅一批高手,和这个个体生活在一起,看似照料,实则是一种恶毒无比的祭炼方式,这批高手经由周天星斗大阵和那个新生个体联系在一起,日夜以功力祭炼之,待到火候到了之后,这些高手血祭自己的灵魂血‘肉’和功力,将这个新生个体祭炼到周天星斗大阵之中,成为威能无穷的星宿神魔。”

“老师,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直勾勾盯着我说话啊,而且语气那么‘阴’沉,搞得好像我就是那个准备被祭炼到周天星斗大阵的倒霉祭品一样。”

“哦呵呵,东皇太一的分裂体,姬家村中的唯一的观众,恭喜你,一直向往武林中那种刀光剑影生活的你,想必很快就能如愿以偿了。”

所谓的“真相”来的太过突然,实在让姬轩渊一点实感都有,呆呆的哦了一声,也不知道该怎么对老师那“荒诞”的话语做什么反应,愕然良久之后,才呐呐说道:“啊,老师,按照常理来说,这种颠覆‘性’的真相,都还没到大结局呢,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说出来好吗,没有铺垫,没有探索,一点爆发感都没有啊。”

回应姬轩渊质疑的,是立项书一个当头暴栗:“傻瓜,你以为这是小说啊,什么都要讲承转启合,讲合理布局,然后一点点的掀开剧情‘迷’雾,最后来个剧情大爆发,这是现实,我想告诉你,也觉得你有必要知道真相,加上我又有说的心情,然后不就行了吗?

“我,我,我……”从立项书的眼神中,姬轩渊看不出任何一点开玩笑的意思,也许老师说的是真的这个认知开始在心头发酵,但带来的心理感觉却是颠覆‘性’和崩溃‘性’的,立项书缓缓蹲下来,直视着姬轩渊那渐渐不安而惶恐的眸子,缓缓问道:

“其实我告诉你这些,其实只是想问一个问题而已,东皇太一啊,哦不,东皇太一的分裂体,你告诉我,就算你如愿以偿获得了倾覆世间的力量,但你能将失去了荣耀,失去了‘精’神,失去了信念的太一‘门’重新树立起来吗,能够重现像是悠悠万古以前,无数太一‘门’徒,无数前辈英烈为了同一个信念慷慨牺牲的场景吗?”

这不是姬轩渊能够回答的问题,而立项书似乎也没有指望姬轩渊能够回答,摇了摇头,立项书身影化作清风,飘然而去,远远的,传来一股‘激’昂的长啸声。

姬轩渊踉跄而跑,不知道为何,虽然他的理智一再告诉自己,立项书所说的话是那么的荒谬无稽,但在心灵的深处,却有一股复杂难言的情感在涌上来,那是至深的惧怕和噬骨的……愤怒!

姬轩渊的第一反应就是很符合一个普通少年郎的心态,他试图回家寻找老爹,试图在他的口中获得一个更确切的答案。

“哈哈哈,立项书这个老书生又‘抽’风了是吧,儿子啊,你无需介意,自从当年立项书那厮暗恋的母‘鸡’被拉去炖汤之后,他就一直这么神经病的了。”

姬轩渊很希望听见自己老爹这么回答自己,但在回家的短短数百米间,他所认知的现实开始崩溃了。

汹涌滂湃的黑暗气息弥漫四野,宛如‘激’烈翻涌的海‘浪’一般,覆盖在整个村子的上空,而散发着无穷黑暗气息的源头,是姬轩渊依稀能够认出‘摸’样的立项书。

身高三丈,浑身被黑红‘交’织的魔纹所密布,白‘花’‘花’的骨头突出,组成了一套狰狞的白骨外甲,浑身骨刺林立,向天穹散发着锐利不屈的寒光,屹立在村子中心仰天咆哮,宛如魔神在世一般。

“来吧,你们这些在绝境之中沉沦废物,是时候结局这无聊的闹剧了,以主的名义,太一‘门’的复兴,就从这一刻开始吧。”

如此异变,自然众人皆知,所有人都顾不得掩饰武功,纷纷赶到现场,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展‘露’不凡的身手,姬轩渊脸上顿时‘露’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:“卧槽,这不会是真的吧。”

“立项书,你胡说什么,居然胆敢破坏‘门’主的秘计,你该当何罪。”

“哦,这颇为铿锵有力的问责,说实话,还是‘挺’让我紧张的,但是,你们的眼神实在是让我……憎恨啊。”

映入眼帘的,是一双双看似愤怒,但实则空‘洞’麻木的眸子,喝责和怪罪,只是往日积累下来的行为习惯,根本没有人为了东皇太一制定的计划被破坏而真心的愤怒。

哀默大于……心死!他们对太一‘门’的种种事情,其实已经漠不关心了。

眼前一群群,都是不知所谓的死人,所以才需要我主的救赎啊!

低下头,立项书只觉得浑身血液都燃烧起来。

“废物们,我的热血已经燃烧起来了,来让我们好好的大干一场吧。”

全民大穿越目录515杀父求爽

疯狂的咆哮,掀起了犹如实质的空气涟漪与滂湃如潮的魔气潮汐相互应和,将姬轩渊入目所见的一切都被扭曲成一个畸形的画面。

耳朵轰鸣,视线渐红,呼吸开始窒息,姬轩渊踉跄而退,脸上有些湿润,不经意间的一抹,上面却涂抹了一抹可怖的鲜红。

不留余力的气势爆发,虽然只是某种玄之又玄的精神力量,但放在一位七品旷世先天武者身上,却已经是某种足以干涉真实世界的力量,就连空气都仿佛产生了畏惧的意识,疯狂的逃离这个区域,气压开始失衡的暴乱,让人明明身处在陆地之上,却产生了恍如身处汪洋深处一般的沉重压迫感。

姬轩渊在这一刻深切的体悟到什么才叫做强者之威,仅仅是承受气势爆发的威压,就让他的骨头都不受控制的嘎吱作响起来,连抬起头都觉得无比艰难,以往所学的诸般普通武功在这一刻都毫无用途,唯有最近修炼的那门立项书教给他的那门法诀才能发挥些许作用。

竭尽鼓荡体内那股微弱的黑暗气息,身体机能呈现飞跃性的提升,姬轩渊这才好过了一些,但情况也仅仅是从被抛离上岸的垂死之鱼,变成了暴风圈中孤燕而已,仅能苟延残喘一阵。

连绵的气劲炸裂声不绝于耳,真实的战斗情况被这弥漫四野的魔气潮汐所遮盖,姬轩渊也无法从那些不时响起的怒喝声中推测出现在谁占据了上风。

突兀而来的变故,彻底颠覆了姬轩渊对往昔的一切认知。

立项书方才那以不经意,宛如讲故事般般戏谑口吻诉说话语再一次回荡于姬轩渊脑海之中,数分钟之前,他从完全不信到半信半疑,到了现在,姬轩渊已经信了九成,因为眼前这一幕就是最确切不过的铁证。

就在姬轩渊胡思乱想的时候,战场中心猛然一声轰鸣爆炸声响起,明光大放,威势之猛,一时间连魔气潮汐都被刺破了一角,在这一瞬间姬轩渊看到了战场中心的一幕画面,宛如魔神降世一般的立项书屹立中心,无数紫金之色的玄异光束再其身边纵横挥舞,宛如一个个笔头,在虚空之中作画书写,刻下了一个又一个的符箓,而后这些符箓幻化出无穷地水风火之威,铺天盖地向四周挥洒而去。

而此刻村中的屠夫手持两把杀猪刀,浑身散发着割裂天穹的雄浑刀芒,双刀抵在立项书的胸前,刀芒和紫金色之光寸步不让的交锋,毁灭性的力量波动向四方传荡,不问可知,这两人在方才必然是互拼了一击猛招。

姬轩渊仅仅是看了一眼就

没办法看下去了,因为那猛招对拼散发的气劲余威化作狂暴的气浪滚滚而来,被气浪一扫,又被气浪中席卷而来的碎石,泥尘,树枝劈头盖脸的打了一身,姬轩渊接连在地上滚了十七八个圈,滚得头晕脑胀的。

好半响之后,姬轩渊才从地上爬起来,还没等他回过神来,就看见一道身影仿佛炮弹一般落在他的不远处,发出沉闷的声响,去势之猛,硬是在地上留下了一个半米深的坑洞,待到尘埃散去后,一个留着细碎胡子的中年男人从坑洞中站起来,一个可怖的血洞出现在他的胸膛上,甚至可以透过这个伤口看到那粉白的肋骨和跳动的心脏。

“高大叔,你还好吧。”印象之中的村中木匠大叔,是一个温和到甚至有些怯懦的老实男人,被他那野蛮泼辣的妻子呼来喝去的时候,被村中人拜托一些颇为不讲理的工作时,也从来没见过他生气,但现在呈现在姬轩渊眼前的不再是一个温和到怯懦的男人。

“是你这个死小鬼啊,还留在这里做什么,等死吗”

第一时间更新《我在洪荒穿越了诸天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完美天使在校园

王雅云

情丝泪

酱香小咸鱼

神元创世

释家传人

回到明朝当海盗

月幽花

战魂

雪拈衣

影视世界争霸路

消夨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